17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陸少太心急 > 第306章 何頌篇-有種深情與風月無關110全書完

第306章 何頌篇-有種深情與風月無關110全書完(1 / 2)

“他和我解除了婚約,擱置了一年的婚約,他終於還是等到了你。”

洛雨彤頓住,何頌在等她?這些年,他在等她?

“醫大畢業那年,我看見何頌站在台上給後輩講話,我一眼就認定他,並暗下決心,日後非他不嫁,可他從來心高氣傲,終於等到他對我說他想找個女朋友,然後將我帶回家,卻是為了趕你走,讓你死心,讓他媽媽寬心,”

章展芸自顧自的說起來,“後來,你死了,我以為我能得到他了,可是,這三年,我想陪他,可他寧願孤獨都不肯接受,你和一個傻子有了孩子,他卻還把你和孩子捧成寶,洛雨彤,我輸得心服口服。”

直到章展芸走了,洛雨彤還在咀嚼著她的話。

洛雨彤拿出手機來,給何頌撥通,何頌接起電話,洛雨彤在電話裡說:“何頌,有句話,你回來,我告訴你。”

“說吧,我聽著。”何頌的聲音頹敗。

“不,我要當麵對你說。”洛雨彤說。

“我在羽鶴家,沒事,你放心吧。”何頌以為洛雨彤擔心他,就說:“我待一會兒就會回去。你彆擔心我。”

“何頌,回來。”洛雨彤說完就掛了電話。

何頌看著電話歎息,喬羽鶴收了何頌手裡的酒杯,“你回去聽聽她說什麼?”

何頌苦笑了一聲。

“何頌,你沒有去驗驗孩子和你的DNA嗎?”

何頌搖搖頭,“我想過,但我不敢。”

喬羽鶴拉著何頌起來,“那就去麵對吧。”

不久,何頌真的挺好的回來了。洛雨彤走到何頌的麵前,她抱住何頌,“我心疼你。”

“什麼?”何頌拍了一下他的背。

“何頌。”洛雨彤在何頌的懷裡蹭了一下,仿佛要鑽進何頌的身體裡,“我隻關心你。”

何頌愣住。

“何頌,孩子是你的。”

“……你說什麼?”何頌頓住。

“何頌,小寶是你的。”洛雨彤抱緊何頌,仿佛怕失去何頌一般告訴何頌,“我在服務員發現自己懷孕了,就打算回來告訴你這件事,可是遇上沙塵暴,又有泥石流,把服務區都要淹沒了,我被衝下山,是山柱把我背回去,後來我在他家養傷,傷好後聽說我坐的那輛車毀了,你和我哥都以為我死了,我就沒有勇氣回去了,”

“那……”

“山柱傻的沒有三歲孩子智商高,你也是!”

何頌的眉眼鬆開!

“何頌,我自始至終都是你的,你一個人的!”

……

何頌捋著洛雨彤額前的碎發,“雨彤,我們再生一個女兒吧,像你一樣善良,我也想照顧你,生產一個女兒。”

洛雨彤一下僵住。

“怎麼了?”何頌坐起來。

“何頌,我生不了了。”洛雨彤抹了一下眼淚,背過身去,“我生小寶時難產,李奶奶家沒有錢,小寶是在李奶奶家的破炕上出生的,是李奶奶救了我們的母子的命,我再不能生了。”

“雨彤。”何頌抱住洛雨彤。

——

何頌和洛雨彤下樓的時候,小寶在院子的草坪裡和傭人玩,看見他們過來,何頌走過去,小寶拿著一個玩具給何頌看,“叔叔,你會玩這個嗎?”

“小寶。”何頌抱起小寶,將頭埋在小寶的身上,喃喃的說:“我的兒子。”

何頌的話像對小寶說的,更像對自己說的。

許是何頌的動作將小寶嚇到了,小寶看向洛雨彤,將小手伸向洛雨彤,諾諾的叫了一聲:“媽媽。”

洛雨彤從何頌的懷裡接過小寶,對小寶說:“小寶不是想知道爸爸是誰嗎?抱著你的就是爸爸。”

小寶卻轉過身,緊緊的抱緊洛雨彤,這回沒有叫媽媽也沒有叫爸爸。

何頌難過的皺起眉來。

“小寶,”洛雨彤拍了拍小寶的背,“爸爸不好嗎?你不是一直想要個爸爸嗎?”

“雨彤,”何頌給洛雨彤搖搖頭,對洛雨彤說:“慢慢來,之前是我做的不好,我會讓慢慢讓他接受我的。”

第二天,何頌一早對洛雨彤說:“雨彤,今天,我帶你和小寶去祭拜媽媽。”

洛雨彤看著何頌,“我昨天帶小寶去過了。”

何頌穿衣服的手一頓,看著洛雨彤又說:“今天再去一趟,我帶著你們。”

洛雨彤走到何頌的身邊,給何頌將領帶打好,她看了一下,苦笑一聲說:“還不如你打的好,我不會打領帶。”

洛雨彤剛要給何頌解開她打好的領帶,何頌一把將她的手攥緊,“第一次有女人給我打領帶,這個女人是老婆打的,我不敢說不好。”

“老婆。”洛雨彤心中微微一頓,這個詞何頌曾經用過一次,也是在她的身上。真好聽。

何頌駕車,路上買了兩束鮮花,都是康乃馨,何頌帶著洛雨彤和小寶,先去了他父母的墓碑,他將鮮花放在父母的墓碑前,給父母鞠躬後,摟過洛雨彤對父母的墓碑說:“爸,媽,我帶你們的兒媳婦和孫子來看你們了。”

洛雨彤的眼眶一下子就潮濕了。

“雨彤,叫爸媽。”何頌側眸看向洛雨彤。

洛雨彤點了一下頭,給墓碑上的何敬庭和紀文芳鞠躬,她的眼淚一直在落,“爸,媽,我會好好愛何頌的。”洛雨彤拉過小寶,對墓碑上何敬庭和紀文芳的照片說:“爸媽,這是你們的孫子。”

“爸媽,以後我們一家會經常來看您們的。”

從何敬庭和紀文芳的墓園出來,何頌又帶著洛雨彤和小寶去祭拜洛青山夫婦。

一進墓園,洛雨彤的腳就發軟,三年,她在最難的時候,經常會夢到父母,可不見他們的時間太久了,以至於後來久到她快忘記了他們的模樣。

何頌將鮮花放在洛青山夫婦的墓碑前,深深的鞠躬,“爸,媽,我爸媽已經同意我娶雨彤了,我今天來給您們二老下聘。”

洛雨彤看過去,何頌抱起小寶,摟住洛雨彤,對墓碑上的兩張照片說:“我的聘禮是我這一生的承諾,我會把這一生的愛全部給了雨彤和小寶,絕無二心。”

——

這天,何頌下班回來,一進院子就看見小寶和傭人在外麵草坪上玩,不等司機為他打開車門,他就下來車,他拿著給小寶買的玩具朝小寶走過去,“小寶,玩什麼呢?”

小寶停下來看著何頌,何頌將手中拿著玩具遞給小寶,在小寶的頭上輕輕的撫摩了一下就往屋裡走去。

“爸爸。”

何頌的腳步頓下來。何頌回頭。

小寶就拿著玩具朝他走過來,“爸爸。”

“……”何頌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他蹲下身,用力點頭,“哎。”

“爸爸,我可以進屋裡玩嗎?”

最新小说: 校園隱形刺客 修仙兵王在都市 夢遊三千世界 半島的光 萌妻來襲,總裁有點甜 重生電視傳媒帝國 鬼生意之孟婆酒吧 病秧相公,娘子要出牆 末世魔獸入侵 雍正皇妃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