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488章 離世反應

作者:振令字數:4248更新時間:2020-06-30 14:36:30
  一位老人即將臨終,她希冀的詢問林清,也將他的名字叫成秦清,這其中似乎代表著某些含義。

  秦老婦人和林清都明白這一聲秦清的代表著什麼。

  面對老人臨死的囑托,林清嘴硬道︰“你們家的東西自己你們自己手上,憑什麼要給我。”

  秦老婦人笑了笑,可以听出他話里的意思,就是秦家的東西在你們秦家的手里,是沒有機會交給我的。

  臨終前的遺囑算是徹底完事,她再次將目光看向林夕手中的一張有巴掌大的黑白照片。

  照片上的女人是她的妹妹,苦苦尋了大半輩子的親妹妹。

  秦老婦人注視著照片良久,終究還是放下了她的驕傲,說了一句‘對不起,都是姐姐的錯。’

  當年她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毒殺親妹妹,後來更是派人追殺親妹妹,到後來追尋下落,已經有大半輩子的時光沒有再見過她的親妹妹了,如今再次相見卻已經是通過這種思念的方式來見面。

  病房內,靜悄悄的,所有人都沒有出聲打擾秦老婦人用力撫著林清祖母的遺像。

  好半晌她笑著側頭看著病房內的後人,最終瞳孔開始渙散,緩緩的閉上雙眼,這位運籌帷幄、剛愎自用近百年的老人沒有帶著任何遺憾離開人世,在臨終前大徹大悟。

  秦老婦人死了。

  近百來年,赫赫家世的秦家真正的老人死了!

  死的時候林清也放下了他自己對秦家一直以來的成見,甚至他都不知道秦老婦人的名字叫什麼。

  她是秦如煙的祖母、也是周記珠寶長女周哈尼的長輩,也是從名義上來說是林清的長輩。

  這個老婦人的身份也算是極其顯赫,或許根本不需要任何字眼來配合,也沒有任何詞匯可以修飾,因為她年輕時曾為了一己私利將有威脅的族人全部趕走,並且欲將親妹妹毒殺,這樣的人只能用心狠手辣來形容,然而秦家的確是在她手上興盛起來的。

  所以她是一個極端矛盾的老婦人。

  正如人之將死其言也善的道理,秦老婦人臨終前並沒有怪是林清將她氣到醫院,無藥可救,若不是林清的出現她或許她還可以安享幾年。

  然而她微笑著面對死亡,微笑著和她妹妹的遺像道歉。

  秦如煙半跪在床邊,眼楮都不敢眨一下,連哭都忘記了。

  秦老婦人的離世,將代表她以後要一個人面對所有,以後也將再沒有人給她出謀劃策了。

  外面,听著病房內一片寂靜,那些來探望的人,就已經隱隱猜到了什麼。

  醫院的院長帶著幾名醫生沉重走了進來,林雪看向院長,輕聲音開口道︰“辦理一份死亡證明吧。”

  後面,林夕看了一眼病床,然後便叫著幾人出了病房,這種場合她們一家不適合說話。

  病房外面,林夕看著林嵐說道︰“這個事,要不就在京城待幾天?”

  林夕點點頭,情緒並不怎麼高,顯然也是被秦老婦人的死所感染的,說道︰“也好。”

  秦老婦人的死,整個京城都轟動了,有人感慨世間輪回,也有人開始打起了歪心思。

  在葬禮上。

  許多各界人士來參加秦老婦人的葬禮。

  來者皆是黑色禮服。

  靈堂里面是秦希和秦如煙,還有一些秦姓族人。

  忽然有一名身穿黑色禮服的女人走了進來,不像是來的親戚,氣勢很強。

  “節哀。”當中為首的一名女子對秦老婦人的遺像鞠躬之後,聲音平緩,任誰都可以听出里面幸災樂禍的意思。

  “不好好的在南方待著,你來京城干什麼?”秦希和秦如煙面帶不善的看著眼前的中年婦女。

  對方名為江貞像,是南方大族,也算是秦家的老對頭了,只不過一直以來都是被秦家聯合周家穩穩的壓著,以前有秦老婦人在她們姜家好不敢放肆,可如今老婦人剛死沒多久,對方就跳出來,明顯是沒安什麼好心。

  “當年若不是這老婦人,我們江家豈會舉家離開京城,現在她死了,我們當然要回來了。”江貞香笑道。

  “你是來鬧事的了”秦如煙瞅了一眼田海怡,似乎是在傳達什麼。

  “不,你想多了,我們江家是來吊唁的而已。”江貞香笑了笑,又道︰“秦家以後就少了頂梁柱,而我們江家隱忍多年,總算是迎來了春天。”

  “就算是我祖母不在了,也絕對不會讓你們江家有能力回來的。”秦如煙臉色難看。

  果然祖母的遺囑是對的,早就料定了在她離開人世之後,會有跳梁小丑出現針對秦家,所以才打算將秦家全權交給林清。

  “哦,是繼續和周家聯合嗎,今天既然出現在這,就不怕你們兩家繼續聯合,告訴你,現在我們江家已經獲得了力諾的資金支持。”江貞香冷冷笑道。

  秦老婦人的死,對于江家來說是一個契機,一個將秦家給徹底推翻的契機,有了力諾的資金支持,哪怕就是對方再有周記珠寶的資金周轉也絕對不行。

  “跳梁小丑而已,就算是姓沈的給你錢,你也撼動不了我秦家在服裝業的地位。”秦如煙聲音冰冷,雖然嘴上沒當成是一回事,但是心中卻是一凌。

  若是江家真有了力諾的支持,可能以秦周兩家的資源會捉襟見肘,畢竟本身江家是秦周兩家聯合才堪堪趕出京城的,饒是如此對方的服裝業也一直在追趕海納川,可如今力諾一旦真給江家資金支持的話,對方就完全可以和海乃川打價格戰了。

  姜貞香注視著秦如煙笑道︰“我想現在秦家的老婦人突然離世,可不會只有我一家吧,當年你祖母可是得罪了不少人,不然你們秦家怎麼能興盛起來。”

  秦如煙默然,的確對方說的句句在理。

  以前是她祖母再世的時候,得罪了不少人,才有了今天秦家的地位,現如今秦家的頂梁柱不在了,很有可能開始動歪心思的並不止只有一個江家。

  一瞬間,秦如煙心中有種極為委屈的感覺,以前祖母在,沒人敢對秦家怎麼樣,現在還沒下葬,就有不懷好意的人到場了,當真是人走茶涼。

  姜貞香剛要說什麼,感覺身後又有人來了,便下意識走到一側,皺著眉頭打量著走來的幾人,或許是打量著走在中間的男子,只覺得十分熟悉,像是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林清。

  不用多說,現在的林清一舉一動都會牽扯著無數人的神經。

  所以江貞香在打量了一會後,便可以斷定這個美男就是林清了。

  可想而知,在秦老婦人的葬禮上看到林清,江貞香會有多麼的驚訝。

  驚訝于林清來這里干什麼,要知道林清的勢力已經不容小覷,只是因為沒有上市所以才沒有實際的證據來證明他的資源而已,但估計已經不遜于秦家了。

  難不成也是和自己相同的目的,打算趁此機會刁難秦家?

  江貞香越想越覺得在理,畢竟實體產業是最瞧不起互聯網的了,很有可能秦家也和華清有過過節。

  “感謝你們的到來。”秦希眉宇滿是疲憊,干笑兩聲。

  這句話引起了江貞香的注意,一瞬間心中生出一絲不好的感覺。

  “長輩離世,于情于理都該來的。”林夕沒有過多客套,和林嵐對著靈堂上秦老婦人的遺像深深鞠躬。

  後面林清三人也深深鞠躬,表示哀吊。

  秦如煙看了江貞香一眼,又看了看林清,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秦周兩家或許不敵有了力諾支持的江家,但是如果把華清也給拉過來,那麼江家也就不足為慮了。

  她從下人那里拿來五朵白色的胸花,猶豫著說道︰“你們”

  林嵐嘆了口氣,說道︰“好吧,就戴上吧,不管怎麼說身上流著的血也是一樣的。”

  說罷便將胸花插于胸前。

  林清原本是不想戴胸花的,只是林嵐都戴了,他還能不戴?

  有了林嵐的帶頭,後面也就全部隨了秦如煙的心思,沒錯,她就是在做給江貞香看。

  就算是祖母離世,秦家也絕然不是什麼阿毛阿哥就可以隨便欺負的。

  江貞香站在原地,就感覺腦袋一聲炸響。

  白色的胸花,那是只有近親之人才能佩戴的,然而林清也佩戴了白色胸花,這是什麼意思?

  再結合前面的中年子女子剛剛說過的話,她猛然意識到一個很狗血的事情,那就是秦家和林清是一家,且血緣關系極近!

  她已經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表達了。

  這個時候,秦如煙也走了過去,冷聲道︰“我說你怎麼還不走?”

  雖然江貞香是吊唁的,但她可是不懷好意來的,所以秦如煙言語相當不客氣。

  “你們家和林清的關系不一般?”江貞香問道。

  “我祖母和他祖母是親姐妹,一些原因才改的姓氏,你有意見嗎?”侵入要冷笑。

  江貞香站在原地驚了,推測是一回事,被人家給說出來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我還有事就先走了。”江貞香氣勢洶洶來的,放了幾句狠話,便灰溜溜的就此離開。

  當下,她不得不趕緊離開京城回到南方去找沈萬千,說明這件事。

  林清和秦家的關系顯然是沒有在意料之中,也是一個不確定的因素。

  之前江家和秦家勢必會在服裝行業打一次價格戰來爭奪服裝業第一的寶座,無疑是周家和力諾集團也參與進來,最終的結果也將會是江家和力諾集團勝出。

  可要是有林清的參與進來,畢竟人家是實打實的秦家人

  她听說過林清的一些事跡,知道他的性格屬于那種不按常理出牌的男人,要是也參與進來的話,那麼可就真是牽動各方神經了,可能間接參與進來企業不會在少數,那麼結果無論是誰勝出,都十有會造成國內的經濟動蕩。

  這麼大的問題,她一個江家屬實付不起責任。

  “跳梁小丑而已。”秦如煙冷冷的笑著。

  不多時,親朋賓客基本吊唁完畢,秦老婦人才下葬與墓地。

  夜里,林清很意外的收到了沈萬千的電話。

  “喂,沈大哥怎麼想起來給我打電話里?”林清從衛生間走出,拿起床上的手機接通電話。

  對沈萬千雖然不是特別熟悉,但林清和他比較算是有共同話題。

  “林老弟我這邊有些事想要確認一下。”沈萬千的聲音依舊健朗,也沒有過多的客套,直接開門見山。

  “嗯,你說吧。”林清問道。

  “你和京城秦家到底是什麼關系?”沈萬千說道。

  “沒什麼關系。”林清愣了一下,有些開始不明白對方的意思了。

  “這就好,我準備向服裝業拓展業務,就听說你話秦家的關系不一般所以問問。”沈萬千笑道。

  “你是準備對秦家動手?”林清似乎明白了一些什麼。

  “和南方一個不次于秦家的服裝企業對秦家動手,林老弟有沒有興趣投資啊。”沈萬千大方開口,或許是因為林清的事業沒在實體企業上,才會放心大膽的挑明事情的真相。

  林清默然,如果以力諾和一個不次于秦家的服裝企業對秦家忽然發起刁難的話,那麼就算是秦家有聯盟周家,可能也不行,因為力諾集團的資金實在是太雄厚了。

  “如果你打算動手,你真要是打算對秦家動手的話,我會幫秦家。”良久,林清走到窗前,眺望遠方,有種不輸于任何人的氣勢。

  或許這是林清對秦家的那個老妖婆的承諾在作怪。

  盡管力諾有雄厚的資金,但華清也有得天獨厚的優勢推廣宣傳,若是真在服裝業爭鋒,就算是輸了,林清的損失也不大,因為華清不是實體企業,就算是秦家敗了,等幾年後,也大可依靠電商東山再起。

  而力諾則要做虧本買賣了。

  “林老弟你是什麼意思,之前不是說和秦家沒有任何關系的嗎,怎麼突然”沈萬千十分詫異。

  “其實這樣的”林清不得不將他和秦家的關系攤開。

  良久,關系說清後,電話的另外一端沉默了一會,便傳來一陣爽朗的笑聲,道︰“原來如此啊,也就是說我如果支持江家,你就會毫不猶豫的站在秦家那邊了?”

  “沒錯。”林清的回答十分干脆。

  “要不來較量較量吧,這塊業務我也不想就這麼直接放棄。”

  沈萬千的聲音戰意十足,迫切想要體驗那種商場的爭鋒,尤其是兩個男人在商場的爭鋒,以前和女人爭,那也太沒意思了。

  “兩年以後怎麼樣?”林清估算了一下電商問世的具體時間。

  “好,一言為定!”沈萬千答應下來。

  心中也開始不解林清為什麼非要將較量的時間定在兩年之後,如果是想要爭取發展時機,難道力諾集團就沒有發展時機了嗎?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