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百零二章 第二把鬼鎖

作者:山大人呀字數:2012更新時間:2020-06-30 14:36:23
  “誒?陳陸,你的額頭怎麼這麼多汗啊?”

  王仁好奇的詢問陳陸,王仁和宋曦都感受不到陳陸體內的異動,他們只覺得陳陸很奇怪而已。

  “沒沒什麼。”

  陳陸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勉強解釋道︰

  “就是為我們兄弟間的默契感到震驚,沒想到我們這麼有默契。”

  “哈哈。”

  宋曦尷尬的笑了笑,他也感覺出了陳陸的不協調,意思到了自己行為有些出格。

  “剛剛是我看到你太激動了。”

  “他們一直瞞著我,說我在執行任務,不能分心,我回來後才知道你經歷了這麼多事情。”

  陳陸看得出宋曦眼中的擔憂,而且她眼里也並沒有特殊的感情,實際上一旦有那些感情,本身便很難做出這些曖昧的動作。

  “我沒事你看我現在不是活的好好的嗎?”

  “嗯呢。”

  “我跟你講講我這一次案件的經歷吧。”

  宋曦看見陳陸,便挺不住說出自己的經歷,可能是因為在異鄉沒有人傾訴,也可能是這些經歷太過于驚心動魄,她不得不,也必須得去找個人發泄一番。

  陳陸自然不會介意,也慶幸自己能擁有這樣一位豁達開朗的朋友。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直到宋曦說完全部的經過,才後知後覺的察覺時間已經很晚了,這才不好意思的說道︰

  “原來我們都聊到這麼晚了你身上事務繁雜,而且還是處理現在的事件要緊你趕快先回去休息吧。”

  陳陸看了看時間,也確實快到十二點了,確實太晚了,也是時候離開了。

  “那麼我們下一次抽個時間,叫上方塵他們好好聚一聚吧。”

  “嗯。”

  宋曦重重的點頭,露出了滿意的笑容,不過很快又強調道︰

  “還是算了吧,這段時間你就不要喝酒之類的了,保持清醒,現在就是四天後了,那可是三級御鬼者才能經歷的事件高門檻本身便代表了高風險。”

  “你小心。”

  宋曦拍了拍陳陸的胸口,然後先一步離開了。

  她沒有說幫助陳陸去做什麼,因為她還沒有到三級御鬼者的階段,進去就是添亂,到時候還要陳陸保護她。

  好好待在外圍,關鍵時刻她會進去的。

  兩人分離,誰都不知道,下一次彼此能不能相見。

  陳陸回到家里已經是晚上一點了,晚上一點的出租費比早上貴了足足兩倍,雖然陳陸身價已經不能用錢計算了,但還沒有改掉的市儈卻讓陳陸很是心疼。

  心疼歸心疼,正事還是要做的。

  如今鬼畫依舊是一幅廢物,簡直就是上吊的繩子,時刻在勒著他,就別說用了,連躲都來不及躲。

  那麼還有一個方法就是形成鬼鎖。

  陳陸原本擁有一個鬼鎖,是由伽椰子和鬼眼形成的,而現在陳陸有兩個選擇。

  一個是用鬼眼和貞子形成鬼鎖,還有一個便是用貞子和伽椰子形成鬼鎖。

  從理論上來講,似乎是後者的可能性大一些,因為沖突的存在,所以他們必定是對立的。

  但偏偏還有一個七日之約

  因為七日之約的存在,陳陸總覺得貞子和伽椰子還有一場大戰要打,現在建立也是白建立。

  干脆選擇鬼眼和貞子吧。

  而且形式陳陸都已經選好了,就等待嘗試了。

  打定主意後,陳陸盤腿坐在床上深深的呼吸,在調整好狀態後,便開始了運氣。

  面前擺放了許多速食食物,這是陳陸為了運行羅剎功而準備的食物,免得到時候羅剎功瘋狂運行,餓的前胸貼後背。

  準備好一切東西後,陳陸氣沉丹田,慢慢的運轉自己的羅剎功,以羅剎功作為媒介,開始呼喚看門人領域。

  一層淡淡的灰氣從陳陸的身體中溢出,而周圍的環境也在逐漸改變,慢慢的,陳陸由原來的房間轉變到了看門人的領域之中。

  依舊是熟悉的看門人領域,鬼眼看著門,伽椰子則站在門邊,鬼宅大門微微敞開,能看見伽椰子的身影和眼楮。

  至于貞子,則像遺失獨立一般,一台電視突兀的出現在領域之中,正對著門口,上面重復播放著一個內容,顯得有些單調。

  陳陸看著這台電視,想著預設的模式。

  如果讓鬼眼去看電視,那麼他就看不了鬼宅的門,因為眼楮只有一只。

  那麼就得調整一個鬼眼能夠看見的方向就例如電視機的側面。

  而這個位子比較像維修工。

  這就是陳陸初步的想法,鬼眼以維修的方式,克制電視的復甦,又能看住鬼宅的大門。

  打定主意,陳陸便開始行動,左眼慢慢膨脹,這一次,陳陸毫無顧忌的直接將鬼眼打開到了五檔的程度。

  粗壯的黑筋從左眼開始蔓延,向著陳陸的各個部位沿襲而去,鬼眼復甦,開始霸佔陳陸的身體。

  果不其然,巨大的痛苦直接降臨在陳陸的身上,陳陸忍不住痙攣,但這一次他咬著下嘴唇,死死的忍受著這一次的痛苦。

  羅剎功瘋狂運轉,給陳陸帶來了一絲的歇斯底里,這榨干身體的感覺成了陳陸堅持的信念。

  鬼眼的運轉開始受到阻滯,而且在陳陸有意的控制下,這些黑筋開始朝著左手游走。

  至此,陳陸已經達成了自己的目的,讓鬼眼和戒指有第一次接觸,讓貞子能感受到鬼眼的侵佔性的行動。

  接下來就是調動貞子了。

  陳陸強忍著疼痛,右手搭在左手上,輕輕撫摸著戒指,因為太過疼痛,就連輕輕這個程度都難上加難。

  在陳陸的不懈努力下,血紅色的戒指開始緩緩發熱,而看門人領域中的電視也有了些變化。

  “滋滋滋。”

  雪花閃爍,這口枯井開始有了些微的變化,洞口發出兮兮索索的聲音,隨後一撮頭發從井口冒出,一雙手攀上了井口。

  與此同時,鬼眼也有了變化。

  他從胸口掏出了一只雪茄,放在嘴里,雪茄無火自燃,雪茄頭散發著些許的星火,一縷炊煙悄悄飄然,讓整個氣氛有點尷尬。

  鬼眼有點糾結。

  這是讓我一個穿西裝的成功人士,去做修理工?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