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番外 另一種結局 (1)

作者:觀景羊駝字數:3227更新時間:2020-06-30 14:36:07
  持刀威脅了管家,利威爾好不容易才獲得了與‘莫里森伯爵’見面的機會。只不過有點納悶,為什麼黛兒會讓他在不被跟蹤的情況下在一處小巷子踫頭?

  為了不引人注目,利威爾特意換上了黑色西裝,帶上事先準備好的禮物來到了約定地點。外面的街道陽光燦爛,人聲鼎沸,可一進入巷子,陰涼且參雜著潮濕的空氣撲面而來,仿佛一道屏障,隔絕了外面街道的光明和聲音,把巷子里外劃分成兩個不同的世界。

  走進巷子深處,除了自己的腳步聲,利威爾敏銳地察覺到另一個人的腳步聲在身後回蕩。猝不及防地轉身打算逮住來者,但對方立即驚慌地豎起食指在嘴邊,“利威爾兵長,請跟我來。”

  收起攻擊的架勢定楮一看,利威爾覺得那個帶路的人有點眼熟,一個僅幾面之緣的相貌浮現,他馬上意識到,這個人是羅素議員的兒子克里克。兩年前政變的時候,羅素家族也是被新政權沒收財產的貴族之一,羅素本人現在還在收容所里呆著,而他的家人從那之後就銷聲匿跡了。

  利威爾沒有馬上說出他的發現,而是一聲不吭地跟在克里克身後,仔細打量著這個曾經的貴族,現在穿了一身僕人的制服,不過就衣服的材質和款式而言,即使是僕人,他應該也是最高級的那種。

  兩人很快來到巷子的另一個出口,比起利威爾剛才進入的地方而言安靜許多,行人稀少。一輛馬車就停在出口處,克里克打開車門做了個‘請’的手勢。帶著困惑,利威爾坐上了馬車。

  車門關上,車窗也被窗簾擋住之後,坐在對面穿著黑衣、戴著黑色帽子和面紗的女貴族才扯下面紗說道︰“好久不見,利威爾兵長。”

  “是你?黛兒呢?”利威爾有點驚訝溫妮莎還活著。

  “我們現在就去見她,只是她的情況不太好。”溫妮莎聞到了肉松面包的味道,眼楮注視著利威爾手中的紙袋和禮物盒,“你給她準備的禮物她現在恐怕還沒法看。”

  馬車內的隔音還不錯,甚至連車夫驅趕馬匹的聲音都听不見。若非車身輕微的震動,幾乎無法察覺馬車正在碌碌前行。

  “她現在到底怎樣了?”

  “雖然期間說過點夢話,但總體而言昏迷不醒,大概已經有三年了。”

  利威爾眉頭一皺,“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當年政變成功後你就該露面了。”

  “政變一成功就與你們接觸,這不是明擺著告訴別人我早就背叛了羅德雷伊斯嗎?那些不服軍團統治的貴族說不定會因此聯合起來對付我。”

  “可你不是連夜跑去向希斯特里亞發誓效忠于她嗎?雖然你的誓言也許並不怎麼可靠,畢竟你之前肯定也在羅德面前說過同樣的話。”

  “我無論在誰面前的誓言都是‘效忠王室’,如今王室只剩希斯特里亞,私下見面並宣稱效忠才能讓我在新政權和舊勢力之間保持微妙的平衡。那樣無論身在什麼場合我都可以持有相應的話語權,這才是對女王統治最有利的做法。”溫妮莎頭頭是道地說。

  “嘖…”利威爾再次覺得,溫妮莎沒變成他們的敵人真是不幸中的萬幸。

  馬車駛向目的地的路上,溫妮莎向利威爾大致講了這些年發生的事情。

  黛兒救出溫妮莎之後,因失血過多陷入昏迷,溫妮莎為了打消其他人對黛兒下手的念頭,謊稱在可以在對調查兵團進行圍剿的時候,用黛兒的性命要挾利威爾就範。

  之後每當調查兵團進行壁外調查,她都會偷偷摸摸親自去特羅斯特區確認利威爾是否還活著,然後回到住處‘告訴’黛兒,希望她听到利威爾的消息能醒過來,可沒什麼效果。

  850年,當得知艾倫能變成巨人的消息後,她明白離調查兵團被針對的日子不遠了,所以偽造了黛兒的‘死亡’將她藏了起來。

  果然,這時候羅德才告訴了大家實情,原來五年前王室的力量被奪走了,而這個力量就在艾倫身上,他們必須將艾倫搶到手,然後讓羅德僅剩的血脈希斯特里亞來繼承這個力量,只有這樣牆壁內的世界才會回到正軌。

  雖然對弗里達的死因感到震驚,但溫妮莎心里還是不禁捏了一把汗,她賭對了。難怪羅德听見她說要對調查兵團從長計議的時候會欣然同意,原來是他根本沒有‘那個力量’來善後。

  艾倫兩次幾乎被外部勢力奪走,羅德終于命令凱尼帶領對人作戰部隊跟調查兵團正面硬扛,並伺機搶走艾倫和希斯特里亞。這個計劃溫妮莎也有參與,如果調查兵團不能反擊成功,那她起碼還能保持貴族的待遇。只不過,當羅德問起黛兒時,她遺憾地搖搖頭︰“黛爾麗絲幾個月前就已經去世了。”

  听到這,利威爾問︰“那為什麼在瑪利亞之壁奪還戰之後還不現身?”

  “現在我才是莫里森伯爵,除了少數人,沒人知道她還活著,我不想這件事情被有心人利用。你沒察覺自從抓住了那些馬萊人之後牆壁內的風氣變得激進了嗎?總感覺有股勢力在蠢蠢欲動。”溫妮莎眼神復雜地看向車窗,似乎隔著窗簾也能看穿外面的一切景色。

  利威爾對溫妮莎的處理方式不太滿意,說白了就是因為不想自己的伯爵之位受到動搖而不惜隱瞞黛兒的存在。也就是說,即便黛兒是清醒的,她肯定也會把她關起來不讓她到處亂跑。

  不知過了多久,馬車停了下來。溫妮莎稍稍撩起窗簾一角,確認到達目的地後重新蒙上面紗,“我們到了。”

  利威爾下了馬車環視四周,搞了半天,他不過是換成了從後門進入莫里森家。跟隨溫妮莎走進一間臥室,寬敞明亮的空間和精致的布置都不比床上陷入沉睡的身影更能引起利威爾的注意。他走上前,熟悉的面容映入眼簾,心髒不住地砰砰響,呼吸也變得沉重。

  緩緩放下帶來的禮物,手掌覆上黛兒臉頰,看著她蒼白且消瘦的病容,利威爾不知該高興還是該悲傷。

  也許,能活著已經是萬幸了。

  “黛兒,醒醒…”利威爾像叫小孩起床一樣輕輕搖了搖黛兒,但她沒有反應。轉而握住黛兒的手,利威爾嘆了口氣,碎碎地念叨著她‘怎麼又一聲不吭跑掉’這樣的話。

  溫妮莎遠遠地倚靠在房門上望著黛兒,雖然希望利威爾的出現能‘喚醒’她,但心里似乎又有點‘不服氣’。

  眼見黛兒一時半會兒沒法醒來,利威爾也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他站起來,轉身對溫妮莎說︰“我沒辦法一天到晚都守在她身邊,接下來還得麻煩你來照顧她。萬一有什麼情況,立即派人通知我。”

  “那是自然。”

  回頭又看了黛兒一眼,利威爾繼續道︰“把你弟弟之前讓我簽署的文件銷毀吧。她還是黛爾麗絲莫里斯,是我七年前在地下街的時候收養的孤兒,跟黛爾麗絲莫里森沒有一點關系。”

  溫妮莎低頭想了想,“如你所願。”換句話說,就是利威爾替黛兒決定拋棄其貴族身份,那樣黛兒的存在就不再會影響到溫妮莎現在的地位,從此以後無需再隱藏她和利威爾的關系。只不過對溫妮莎來說,她需要偽造點文件幫黛兒辦理身份識別的手續。

  利威爾走後,溫妮莎見黛兒依然沒有甦醒,不知為何心里頭一塊大石落地了,可能是潛意識不願意黛兒由利威爾喚醒。她拿起利威爾送來的肉松面包在黛兒的鼻子旁邊來回扇動著香氣,“黛兒,你再不醒來,你哥哥的肉松面包我就收下了喲。”

  黛兒依舊‘心平氣和’地閉著眼。

  溫妮莎張大嘴,做出要咬一口肉松面包的樣子,眼楮卻時刻關注著黛兒,可她還是紋絲不動。

  無奈,溫妮莎搖著頭一邊嚼著面包一邊走出了房間,順便命令僕人︰“照顧好莫里斯小姐。”

  就在房門關閉的時候,沒有人留意到,黛兒在被子里的手指抽動了幾下。

  跟東洋的使節見過面,調查兵團護送他們到住處之後,原本該繼續留在前線的利威爾罕見地請了個請假。韓吉知道他想去看望黛兒,想都沒想便批準了。

  利威爾竟然請假了,而且是跟著女王的顧問‘莫里森伯爵’一起離開的,104期們特別好奇,大家把愛爾敏推了出去詢問韓吉原因。韓吉只好說道︰“其實利威爾有個失散多年的妹妹,現在正在莫里森伯爵家里接受治療,所以利威爾才那麼擔心。”

  “妹…妹…!”104期們張大了嘴巴,“她也跟利威爾兵長和三笠一樣厲害嗎?”

  韓吉搖搖頭,“不是你們想的樣,他們沒有血緣關系,是利威爾還在地下街的時候收養的。”

  “看不出兵長還有撿小孩的習慣…”三笠淡淡地說。

  “三笠,你別說得兵長跟個人販子似的呀…”愛爾敏小聲吐槽。

  剛回到家門口,僕人們立即高興地迎了上來,隔著車窗玻璃對溫妮莎說,“小姐,莫里斯小姐醒了!”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