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605章 戒指

作者:綜合班字數:4285更新時間:2020-06-30 14:36:02
  他也是富豐皇室的客人,富豐家族的主人。

  想到這個人傷了紫雲,林峰的目光深邃,殺了閃光。紫雲,是天舞的高手,也是他的前輩。

  紫雲將傷勢嚴重,因為也看到了天舞的臉,為了救林鳳的弟弟。

  于是,林峰繼承了紫雲。

  “如果是呢?”

  听到林的話說,朱冷笑,一副吃林風的樣子,“雖然你和這個無關,但你錯了錯了不應該在“魔平板電腦”的崛起覬覦的心……你知道,平板電腦是我們下定決心要得到的東西!”

  “就實力而言,雲爺是中國最好的男人。在部隊的背後,雲野是準三流部隊‘青雲府’的人民,在道武聖地的天下,準三流部隊是最頂尖的一級部隊,不是你們後面的部隊可以比擬的!”

  說到後來,朱木慈看著林鳳滿眼不屑的眼神,“你有自知之明你可能很擅長,但你並不擅長。”

  關于林峰的“目的”,朱木也听人說過他辭職前的打算。

  當然,他所知道的都是林峰以前編造的。

  “準三流部隊,青雲府?”

  听到朱木的話,林峰不由一陣鄭大,這時才認真地看著朱木身邊的中年男子‘雲君’,“你是準三流勢力嗎?”

  “哼!”

  面對林峰的詢問,中年男子驕傲地抬起頭,居高臨下的目光俯視著林峰:“我是青雲府的徒弟,雲坤。”

  雲坤的語氣間,充滿了傲慢。

  而這,也是他作為準三流勢力清運福弟子的驕傲。

  如果是以前的清運府,雖然它也是準三流部隊,但在聖地的道武地區的威懾是有限的。

  畢竟,即使是準三流部隊之間也有一定的距離。

  在青雲府之前,只能算是準三流勢力在底層的存在。

  然而,自從青雲府更換了政府房的主人後,它就一直在上升,現在它已經成為陶五聖地下的“巨無霸”一般存在的領域。

  現在的雲坤,當然是做夢也想不到的,站在他的面前,由他居高臨下的目光俯視著這個年輕人,正是他們的小房子青雲的房子。

  也是青雲公館大家尊敬的政府院長林如峰的獨子!

  青雲府,正是因為有了林如鳳,才有了今天在濤武聖地下的巨大邪惡地位。

  如果雲坤知道林峰的真實身份,恐怕已經是嚇得沒有勇氣了。

  要知道,在青雲府弟子的眼里,林如風是‘精神’的普遍存在,至高無上,不可褻瀆。

  只是,雲坤不知道林峰的身份,林峰也不知道他的身份。

  雖然他知道他的父親在吳道聖地,手也收到了一些強勁,但從來沒有想過父親會吳道聖地準三流的部隊的領袖,和近年來不斷上升的政府“青雲大廈”的耶和華說的。

  在道武聖地下域,唯一與清運政府角力的準三流勢力,唯一‘銀山黑市’。

  就連林峰也打算去那準三流部隊的‘玄空府’,相比之下,也差了一點。

  當然不多。

  也許,青雲大廈上的玄空大廈,可以摧毀玄空大廈。

  但第一次世界大戰,青雲大廈必然會磨損80的力量,所以,即使是青雲大廈,也不會輕易激怒大廈,因為一旦真的,結果只能傷害敵人一千,從八百年的損失。

  即使玄空府被摧毀,破壞青雲府的力量也會下降。

  正所謂‘螳螂追蟬,黃雀追’,其他準三流勢力不說,作為清雲公館的死敵,銀山黑市絕不會放過清雲公館的任何機會。

  當然,現在提到這些,但它有點遙遠。

  “你以為你是準三流勢力的信徒嗎?”

  林鳳輕輕掃了雲坤一眼,冷笑起來。

  而林峰這句話一出口,不只是雲坤一愣,就是朱牧的話,朱元和朱烈也愣了。

  難道這個相貌平平的、身強力壯的年輕人也是一個準三流權貴的兒子嗎?

  “你也是三流勢力的信徒嗎?”

  雲坤挑挑眉毛,輕問幾句,雖有禮貌,但還是難掩得意之色。

  清雲賦是準三流軍的首領,也是其他準三流軍的弟子,除非他是準三流軍一名高級成員的兒子和佷子。

  “那又怎麼樣,那又怎麼樣?”

  林峰的臉上多了一絲冷笑,眼楮這時露出了一點玩世不恭的神色。

  “你怎麼敢玩雲爺!”

  看到林鳳眼中的戲,朱木慈第一反應,看到怪物看著林鳳。

  他沒想到這家伙竟如此膽大妄為,在明知道雲坤是準三流勢力後,清雲的徒弟家,竟然還敢玩,惹得雲坤大怒。

  他真的不怕死嗎?

  或者他認為他能和雲坤競爭?

  然而,朱木慈的眼里卻流露出一定程度的幸災樂禍。

  朱元和朱烈望著林峰,也不免有些幸災樂禍。

  在這個年輕人面前,強者的力量強大,單憑他們國家王室的支持,是無法撼動他的。

  只是,讓他們這樣讓他走,他們是不甘心的,再怎麼說,這個人也殺了他們富豐國王十人,他們想不久之後就殺了它。

  “這……這不是老師的弟弟嗎?”

  與此同時,巴里從震驚中恢復過來。

  林峰一出現,聲音嘶啞,認出是躲在暗處的那個壯漢的聲音。

  他原以為是林峰來找幫手的,沒想到,其實是林峰自己。

  這才一年多,師兄的實力已經提升到這樣的地步了嗎?那個霍進,怎麼說也是小峰的聖地,但是他直接秒殺了……在一年多的時間里,他是怎麼升職的?”

  師兄意識到自己經過了一年多,竟然有了聖地的力量,如遭雷擊,再次石化。

  然而,這一次,他很快就恢復了。

  “孩子,你想死!!”

  是烏雲的憤怒使貝里曼突然清醒過來。

  這時,雲坤也反應過來了,反應過來後,自然是勃然大怒,氣得簡直無法忍受,身上的衣袍亂流,頭頂的強氣也完全暴露了。

  剎那間,在他周圍一百碼的地方,虛空一片混亂,泛起的漣漪就像平靜湖面上的一塊石頭。

  雲坤的田野,迅速凝成……

  富豐皇族,朱三人看到這一幕,臉上露出了殘忍的笑容。

  在他們的眼里,雲坤中彈了,那個年輕人就要死了!

  “師弟!”

  貝利威克的臉色變了,心里感到不安。在那一刻,他完全忘記了他曾經作為誘餌出現在這里,這是林峰的啟發。

  如果林峰不確定,會讓他這樣做嗎?

  當然,沒有想到這一點的原因,也是因為關心林峰,被稱為‘關注混亂’,‘游戲迷’,說的就是現在的。

  面對這片凝練的雲坤田野,林峰的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了一把劍,一把看上去很普通、樸實的劍。

  一時間,林峰眼中一套。

  突然,太陽在他的身上,真元湍流,沿著九十九根神聖的血管,在一瞬間所有的數字聚集在他手里握著劍,然後變成了劍,使原來簡單樸素的劍綻放出一片燦爛的金色。

  哇!!!!

  光華更強大了,到後來,也像一個懸浮的太陽。

  “這是劍!

  林峰手中的那把劍就是桂仙劍,在場的人除了他都認得。

  連白虹也不知道為什麼,在看到林鳳拿出劍的時候,他的心原本就焦躁不安,沒想到奇怪的壓力壓了下來,整個人也隨之平靜下來。

  冷靜點,他想起來他為什麼在這里了。

  “師弟…你肯定能打敗這團雲嗎?”

  雖然這在他看來很奇怪,但他的心里有一種渴望。

  白利紅的眼楮完全集中在林鳳手中的劍上。雖然劍上覆蓋著黃金,但仍然可以看到它。

  他記得第一次看到這把劍的時候,他還住在悅瑤。

  他永遠不會忘記那時發生的事。

  他師弟,為了進入聖地修行,就用這把柄劍,只有一把劍,將岳瑤生活的小聖地太上了年紀就殺了。

  甚至,一年多以前,林峰和那從嶺南元福林"林董"的戰爭,最後一分鐘,驚喜的只是絕對華麗的劍,雖然他沒有看清楚,但在他的看法,九出十還和這把劍。

  “沒有領地,只有一把破劍,我要和雲坤決斗嗎?”自殺!”

  雲坤凝聚成田後,發現林峰只是拿出了一把劍,並沒有凝聚田的意思,頓時不從臉上冷笑起來,冷笑起來。

  “殺了你,什麼需要領地?”

  面對著雲坤的嘲笑,林峰說著說著,字字之間,仿佛要吃掉雲坤一般。

  林峰的話,傳到了雲坤的耳朵里,林峰的冷漠,落入了雲坤的眼楮里,對于他來說無疑是裸的挑釁。

  “死!”

  頓時,雲坤也無法忍受心中的怒火沖天,形如秋千,真元一飛沖天,沖向森林的頂峰。看到雲坤的手,朱牧的話,朱元和朱烈三個人都笑了。

  在那一刻,他們似乎看到了年輕人被殺的情景。

  只是,他們的笑容,很快又凝固了。

  從微笑的開始到結束,這一切都發生在眨眼之間,對普通人來說,反應太快了。

  4 他們的笑太假了,因為他們的所見完全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雲坤生氣的手,身體的亂流,速度的快,就連三分鐘也難以捕捉……然而,過了一會兒,伴隨著一聲幾乎沒有劍的聲音,雲坤這才又一次消失在他們的身前。

  只是,雲坤的形象出現,卻是另一種方式出現。

  準確地說,他們面前的雲坤的身體是上下分開的。

  過了一會兒,耀眼的鮮血噴涌而出。

  “這……”

  看到這一幕,朱木子三個目瞪口呆。

  一張張臉,在他們的眼里,那個威武的雲坤被殺了?

  與此同時,看到雲坤慘死,白利紅不由松了一口氣,看著林峰的眼楮,也從極度夸張的震驚中浮現出來。

  他的學徒進入這個國家的實踐幾乎到了麻木的地步。

  最好的中最好的,只有一張臉,被他的劍殺死了。

  也就是說,有了這把強大的劍,他的學徒的兄弟現在可以發動攻擊,甚至可以與偉大王國的勇士相媲美!

  也只有盛京的大手有力,才有可能在盛京和雲坤的頂峰面對面地殺了一個人。

  你知道,雲坤是準三流勢力的弟子,除了武功強外,手林肯定也不簡單,在聖地武藝、道教的巔峰,也許不是最頂尖的,但肯定比很多人強。

  而就是這樣一個人,被他的師弟用一劍秒殺。

  我不知道我的老師和哥哥是什麼時候造的這把劍。我甚至沒有听到劍的嚎叫。

  當然,他知道劍的呼嘯聲肯定在那里,但因為劍太短,他的工作太低,他沒有听到。

  事實證明,比利姆是對的。

  他沒有听到劍的呼嘯聲,修已經到了朱木慈的聖地三人都听到了,當然,朱木慈對于修得最高,听得最清楚。

  正因為如此,此刻望著雲坤摔成兩半的身體倒空而倒,祝牧的話頓時臉色蒼白,身體也不自覺地顫抖起來。

  雲坤的死出乎他的意料。

  他想到了自己面前的“狐狸之威”,作為一名挑釁性的年輕人,他的心頓時打了個寒顫。

  如果上帝給他第二次機會,即使他有一百種勇氣,他也不敢像以前那樣挑戰年輕人。

  “該死的!怪這一切!如果他沒有承諾他能做到,我就不會那麼咄咄逼人了。”

  想到這里,朱木慈看著雲坤那斷成兩截的身體,恨得牙癢癢的。

  “我真沒想到,憑我現在的孫振遠,推動美麗仙劍,竟然能展示這麼強大的劍……這雲坤,是好是壞,是什麼準三流勢力清運福弟子,一套修煉的正峰聖地,卻被我的劍所殺。

  不知什麼時候,林鳳手中美麗的仙劍已經完全收斂了起來,林鳳的手輕輕地撫摸著美麗的仙劍,心里暗暗嘀咕著。

  嗖!

  就像一顆炮彈飛了出來,林峰將雲坤納的戒指帶走,隨即一閃,出現在朱木面前的一句話,朱元和朱三人。

  現在他們三個看上去都很蒼白,眼里充滿了恐懼和恐懼。

  “如何?害怕什麼?”

  看著這三個人的臉和眼楮,林峰的嘴角不由自主地露出了邪惡的、諷刺的微笑。

  “大人,是我祝牧的話有眼光不認識泰山,也希望大人原諒!”憑您的力量,大人,那塊寫字板最後一定是您的了……好笑的是,雲坤真的以為自己是一個準三流勢力的清運福徒弟,于是天下無敵,但在這個世界上卻有像你這樣的大人這樣的隱形人。

  朱木話深吸一口氣,面露諂媚的對林峰說。

  現在的他,身上還有一絲昔日的凝重模樣,就像一個街頭男孩。

  看到朱木的話表現出這樣的表情,即使朱元和朱烈兩個人也不禁愣住了,他們還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叔叔如此失態,仿佛換了一個人。

  但他們不知道,朱木子嚇得要死。

  如果他以前沒有諷刺過這個年輕人,也許用過這個年輕人的力量,他也不會在意。

  問題是,他總是挖苦人。

  他對自己說,如果他是對方,他不會輕易放過自己。

  其實,殺了雲坤之後,林峰並沒有打算要朱牧的話怎麼三個人,甚至,朱牧的話之前那些話,他都不在乎。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