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295章︰叫我龍膽姐,你們兩個我罩著了!

作者:閱讀主神字數:1948更新時間:2020-06-30 14:35:23
  會場

  對于上面的事情,也是被獨孤青雲和堂島銀收入眼中,當然,這也逃脫不過切仙左衛門的眼楮。

  不過對于唯恐天下不亂的獨孤青雲,堂島銀可是冷汗連連,在他看來,剛剛自己的心腹絕對是非常瞧不起韓青瓷,並去找茬而且很有可能被韓青瓷套出話來了。

  並且,就算韓青瓷並沒有掏出話來,也會通過自己的情報網,順藤摸瓜的找到自己,總之自己已經跑不了了。

  可以想到,最晚就是明天,韓青瓷絕對會找到他哪里,然後好好的喝杯茶探討下人生。

  而切仙左衛門的心中,也是非常的忐忑,不過也就是功力深厚,所以並沒有被一色慧等人看出來。

  切仙左衛門︰“呼對虧做了好幾層的玻璃,並且是從華夏運過來的,不愧是那個老家伙所說過的別的國家都是鋼化玻璃,我大華夏的可是玻璃化鋼,看來果真不假啊”

  “不過剛剛的人,應該是堂島那小子的吧,呵呵,明天應該很有意思了,不過,老夫最多也只能在視頻中看回放嘍”

  想著,切仙左衛門還眯著眼楮成月牙形,嘴角還微微翹起,但還是有正事要做的,所以切仙左衛門也是輕咳一聲道。

  切仙左衛門︰“咳咳好了,一色慧,請說出你的料理”

  隨著切仙左衛門的咳嗽聲,獨孤青雲與堂島銀也是將視線轉移到自己眼前的料理中,而上面的韓青瓷等人,也是經過一番插曲後,站起身來看向下面,沒辦法,畢竟那麼長的裂痕,很是影響視線。

  但這也不妨礙司瑛士的腦補,現在的司瑛士看著韓青瓷,都在瑟瑟發抖,而與之相反的,就是小林龍膽了。

  只見小林龍膽站在韓青瓷的身邊並眼楮閃著亮光道︰“青瓷老弟你剛剛的那個是什麼華夏的武術麼還是什麼軍方的格斗術再或者是”

  听小林龍膽那好似八卦一樣,韓青瓷也是拍蒼蠅一樣,將手按在了小林龍膽的臉上,並向後方推去。

  但這也沒有辦法阻擋小林龍膽,而繪里奈也是率先受不了了,並回應道。

  繪里奈扶著額頭道︰“龍膽學姐”

  小林龍膽︰“叫龍膽姐以後學院你和青瓷老弟就我罩著了”

  繪里奈︰“是是是,龍膽姐,那種拳法叫太極,是一種慢運勁的華夏著名拳法,青瓷在小時候就經常練習了,並且可以完全運用在料理中,可以說是非常的有益處了。”

  小林龍膽︰“哦這麼厲害青瓷老弟我想學教我怎麼樣姐姐給你做好吃的,帶你游山玩水如何,實在不行的話,他司的十杰位置就借給你玩兩天好了”

  本來听著小林龍膽的話,韓青瓷不以為然,但最後一句話可是讓三人噴出來了,但司瑛士也是非常熟悉小林龍膽,這不過是一個玩笑話而已,但這也證明了,小林龍膽很想學,這點是不會變的。

  此時的韓青瓷與繪里奈二人在額頭上滴下了豆大的汗水,什麼玩兩天啊,這都哪跟哪啊

  想著,韓青瓷最終還是嘆了口氣,並從袖口中,掏出了一本古書,並遞給了小林龍膽道。

  韓青瓷︰“這是練習的方法,以及心得,交個你了,龍膽姐。”

  而小林龍膽也是如同保護寶貝一樣,將古書好好的收起,並罕見嚴肅的對著韓青瓷說道。

  小林龍膽︰“青瓷老弟,多的就不說了,有什麼事以後盡管來找姐姐,我會不觸踫以好玩為底線的前提下幫你的”

  對此韓青瓷也是呵呵一笑,好嘛,本以為想說什麼,居然是這個保票,並且,好玩是個什麼底線啊

  想著,韓青瓷四人也是看向了下面,此時一色慧也是開口道。

  一色慧︰“這是我的料理香菇燻雞意面,請品嘗”

  隨著一色慧說出料理的名字,獨孤青雲三人也是並沒有直接吃下,而是仔細的打量起來。

  獨孤青雲︰“怎麼說呢,這道料理從外表上看,完全是融入了華夏料理中的色香味中的色與香,味道現在沒有品嘗就不知道了,不夠意面,應該是西餐吧。”

  一色慧︰“是啊,不過這點也是青瓷君和切同學進行料理比賽給我的靈感,他們二人可是已經完全可以將各種各樣的料理,完全不分國界的融合在一起,甚至在某種程度上,可以到達三位一體的程度。”

  隨著一色慧的話,不僅僅是觀眾與堂島銀等人,就連在韓青瓷身邊的小林龍膽也是很驚訝的看向了身旁的學弟學妹。

  普通人可能不知道三位一體是什麼,但對于廚師來說,那就是完全不可能達到的地步,將西餐的突出一點,和華夏料理的雨露均沾,土耳其料理的前菜主菜和冷餐等各種做法,融入到一個料理中,那是多麼有難度的一件事。

  而能夠做到這一步的,除了那些星級的大廚以外,就是非常資深有輩分的料理人才能做到的了。

  但在韓青瓷看來,那些做法都是用來借鑒的,並用來融入到華夏料理中,對于韓青瓷現在來看,華夏的八大料理,自從覺醒廚心後,感覺能有一種新的感覺。

  而經過眾人的驚訝後,堂島銀也是瞥了眼從上向下看,並好似審判一樣的視線,不自覺的讓他感覺身體非常的陰冷,好似被一頭老虎盯上一樣。

  斯好冷啊

  堂島銀︰“唉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啊吾命可能休矣啊”

  此時距離最近的一色慧也是一臉懵的啊一聲,什麼意思,我就是做了道料理而已誒,您為何這麼說難道這道料理中有什麼不一樣的東西麼我也沒有兌入過砒霜之類的東西啊

  而堂島銀也是擺了擺手,表示沒事,至少現在沒事。

  切仙左衛門︰“好了我們可以開始品嘗了畢竟,料理放涼了就不好吃了”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