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72章咆哮

作者:忘情書字數:2251更新時間:2020-06-30 14:36:20
  就在林傾城的話音剛落之時,夏寧的魔幻手機突然震動了起來,夏寧拿出手機,一看屏幕,上面顯示的是喬雪的電話號碼。

  夏寧不用特意去想,都知道喬雪打電話給我他,是什麼事。

  他接通電話,直接說道︰“喬雪,今天我有事,不能來送你們上學了,你和白雪她們就坐雅欣的車,然後在半路上打個滴滴。”

  “夏寧,我給你打電話不是為了上學的事情,而是我姐的事情。今天中午十二點,她約你到美納斯餐廳的十八號包廂見面。

  她說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談,如果你不去的話,關于你的所有事情,她將向媒體公布出去。”

  夏寧听了喬雪的話,臉色直接沉了下來,“哼!如果她想公布的話,請叫她馬上向媒體公布出去好了。老子一點都不怕。

  相反的,她如果敢這樣做的話,我會在一分鐘時間內讓她身敗名裂,抬不起頭來做人。我相信以她現在的身份,不僅喬家蒙羞,就連她自己也會跌入萬丈深淵。”

  “夏寧,你……”

  喬雪還想說什麼,夏寧直接對著魔幻手機,吼了起來,“滾!!”

  “你!”

  喬雪氣的剛說一個“你”字,夏寧就再次冷冷的打斷了,“喬雪,你姐和我之間的事情,請你不要再插手。你還是安心上你的學。這樣的話,我還拿你當朋友,如果你站在你姐的立場上,那我就請你立刻搬出別墅。”

  說完,夏寧直接將電話掛掉。

  他之所以沖喬雪發火,那是因為他還拿喬雪當朋友,如果換做別人,他早就把她一腳踹了。

  喬曼是一名殺手系統培養出來的冷血殺手,她和她背後的殺手組織連翻兩次觸踫了他的底線,想要得到他的魔幻手機,他啟能不動怒?

  喬雪作為喬曼的妹妹,在這件事理當不插手,保持中立,可她偏偏給喬曼帶話來激怒自己,難道她不知道他和她姐是仇人嗎?

  好,就算你不知道他和喬曼的關系,也不應該帶這種話。作為朋友,你應該說服你姐不要做這種傷害朋友的事情。可她偏偏做了,她以為他夏寧就沒有脾氣?

  林傾城看著臉色難看的夏寧,“夏寧,是你前女友,給打來的電話嗎?”

  “是一個朋友。要是前女友的話,我不會跟她廢話半天。”夏寧冷著臉說道。

  “那到底什麼事啊?讓你發這麼大火?”林傾城好奇。

  “這些事情,事關重大。我不想告訴任何人。你也不例外。”夏寧拒絕回答。

  “那你能告訴我,你的這款手機在哪買的嗎?”林傾城看了一眼夏寧手中散發著七彩光的魔幻手機,好奇不已。這款手機她昨晚見了,可一直忍著沒有問出來。

  “這款手機,在市場上根本沒有賣的。至于我是怎麼得到的,我暫時保密。等到我足夠信任你的時候,我也許會說給你听。”夏寧道。

  林傾城輕輕一笑,“看來你對我還是不夠信任。”

  “是的。”夏寧點頭。不過他心里怎麼想的,林傾城根本看不出來。

  “好吧,那現在我們送靜靜去學校吧?”林傾城說著站了起來。

  “嗯。”夏寧點了一下頭,“我去開車,你們收拾一下就出來。”

  ……

  半個小時後。

  億城小學,教學樓門口。

  夏寧和林傾城一人一邊,牽著冉靜的小手,向教學樓走去。

  三個人看上去很融洽,很和諧,就像一家人一樣,

  他們三人來到教室門口,夏寧親自領著冉靜進了教室。林傾城站在教室門口,看著二人進了教室。

  夏寧剛走進教室里,就感覺自己一下子回到了從前上小學的時候,那個時候,他也是這麼過來的,沒想到自己再次走進了學堂。

  教室里全是學生,加起來足足有四十多人,年齡跟冉靜差不多。

  桌椅,板凳,講台,黑板等應有盡有。

  此時他們都穿著整齊的校服,坐在椅子上看書,他們的臉上都洋溢著青春氣息。

  當夏寧牽著冉靜的手出現在講台上的瞬間,所有人齊刷刷的看向了夏寧和冉靜。

  很快,坐在最後面,一名戴著眼鏡,臉上全是肥肉的小胖子先是發出了譏笑聲,“吆,這不是冉靜同學嗎?今天她怎麼帶了一個大叔來學校啊?莫非這位大叔跟她媽媽搞上了?然後成了冉靜同學的爸爸?這不是瞎搞嗎?同學們,你們說是不是啊?”

  “哈哈哈哈……”

  教室里,立刻傳來了一陣哄堂大笑,所有人笑的很肆意妄為。

  一陣大笑過後,一名齊耳短發,眼楮很大的女生突然陰陽怪氣的說道︰“同學們,咋們的冉靜同學不是最希望有個爸爸嗎,我看這位大叔就不錯,人模狗樣的,正好可以當冉靜同學的爸爸。到時候,冉靜同學長大了,還可以嫁給她爸爸呢,反正她不是親生的,怕什麼?”

  夏寧看著台下一雙譏諷加嘲笑的眼神,以及陰陽怪氣的聲音,突然厲聲呵斥道︰“都給我閉嘴!!”

  他的聲音很大,同時透著一股可怕的殺伐之氣,這聲音在所有人的耳中,就是一擊悶垂,敲的他們不由自助的停止了說話。

  夏寧冷冷的看著台下的同學們,突然冷笑出聲,“同學們,我現在請問大家一句,之前冉靜同學有沒有得罪過你們?

  由始至終,她有沒有說過你們壞話?有沒有罵過你們爹娘?”

  教室里死一樣寂靜,幾乎鴉雀無聲,誰也沒有說話。

  “說!!回答我的問題!”夏寧突然咆哮起來,“不敢說是吧!啊?好!既然你們不說,那我說?

  你們給我听著,給我豎起耳朵听著,仔細听好了,我就是冉靜同學的爸爸,咋了?不行嗎?你們有意見?”

  教室里寂靜無比,所有人都默默的底下了頭。

  夏寧冷冷的說道︰“一個家庭里面,一個孩子如果失去了爸爸,這本身對這個孩子來說就是一種極大的傷害,這種傷害是很難承受,很難想象的。

  你們想一想,如果那天你們的爸爸突然去世了,你們是什麼感受?我想你們也很難受,也很痛苦,也無法接受現實。

  既然如此,你們為什麼不試著去體諒別人?為什麼還要雪上加霜?讓她更痛苦,備受煎熬……”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