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805、勒福特王水

作者:李氏唐朝字數:4994更新時間:2020-06-30 14:36:23
  “跨學科團隊”盧薇薇愣了愣神,不由分說道︰“听名字感覺好厲害的樣子,是不是不光有法醫,還可以有其他警種和其他職業的人員一起參與”

  劉法醫微微點頭︰“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吧,因為我們江南市,在 藻檢測這方面,還是需要加強培訓的,不然高川楓也就不會問出這麼愚蠢的問題。”

  “呃。”忽然感覺自己躺中槍,高川楓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顧晨卻是微微皺眉,試探的說道︰“要組建這樣一支跨學科團隊,那必須要抽調骨干力量,團隊成員肯定少不了要有學法醫的,有學材料學的,有學化學的,有學生物的。”

  “對,你說的非常對。”劉法醫完全贊成顧晨的意見,也是不由分說道︰

  “有了這個跨學科團隊,接下來,就是要重點攻克3個難題。”

  王警官不是很明白,求教著問道︰“劉法醫,能具體些嗎哪三個難題。”

  完成手上的階段性檢測後,劉法醫回頭說道︰“首先就是要消解組織,保留 藻的外殼。”

  “其次,需要把 藻富集起來,第三就是過程防污染。”

  見眾人低頭思考,劉法醫又道︰“這些看似簡單的步驟,其實要是在過程中操作不當,也是會出現很多問題的。”

  “就比如對于 藻檢測技術,這種研究並非剛起步,早在2003年,有關團隊就購進了一台電子顯微鏡,用于溺死尸體中異形顆粒物的研究。”

  “他們利用尸體中的異物來判斷死亡原因及地點,實驗過程中,這些法醫驚喜地發現, 藻的實際應用效果更好,但也有缺陷。”

  “師傅,優點你就別說了,還是說說缺點吧。”法醫助理高川楓也是有些迫不及待。

  劉法醫瞥了他一眼,道︰“如果說是缺點,那就是操作缺陷了。”

  “操作缺陷”高川楓一呆,趕緊皺皺眉問道︰“具體是指哪方面”

  “在實際操作中,對于 藻的檢驗技術效果,可能會不盡如人意。”顧晨接話說。

  劉法醫微微點頭︰“沒錯,我說的操作缺陷就是指這個,因為效果是相對的。”

  盧薇薇若有所思,也是追問劉法醫道︰“按是為什麼,原因何在”

  “這個”劉法醫剛想開口,卻是瞥了眼身邊的顧晨,于是直接問顧晨道︰“這個問題,顧晨,你有什麼看法”

  “我覺得是污染問題。”顧晨直接接話道︰“污染是個大問題,還有就是檢出率低,三是形成不了標準。”

  劉法醫微微一笑︰“顧晨,你繼續說下去。”

  “是。”顧晨默默點頭,也是在短暫沉默了幾秒後,這才跟大家解釋道︰

  “可能對于這種檢測,有名的老師傅能做出來,但他做可以,別人做不行,也就是說沒有重復性。”

  “但是沒有重復性的東西,只能叫經驗,而不能叫科學。”

  “說的太好了。”劉法醫非常贊同顧晨的看法,也是不由分說道︰“就拿我自己來說吧,可能對于檢測來說,憑借我自己豐富的檢測經驗,或許可以成功。”

  “但是如果,我是說如果,交給高川楓,還有其他助理去做。”

  “他們在經驗方面,那肯定是不如我的,經驗不足導致的後果就是檢測不理想,達不到準確效果。”

  “所以這也就是顧晨所說的,沒有重復性的東西,只能叫經驗,而不能叫科學。”

  “可是要解決這個問題,其實我們也走了不少彎路。”

  “對。”顧晨也是感同身受,微微點頭,道︰“多年來,其實找 藻最傳統的方法是從尸體中提取組織標本。”

  “提取之後,再使用混合酸消解組織,再進行離心、分離等一系列程序,最後提取制作成載玻片。”

  “但是結束之後,還要使用光學顯微鏡進行觀察,最後才能從中尋找 藻的蹤跡。”

  頓了頓,顧晨又道︰“可是這樣一種傳統的提取方式,存在很多的問題。”

  “因為傳統的強酸消解法是敞開式的,消解過程中存在強酸噴出灼傷人體的危險。”

  “而且強酸與檢材在消解過程中,釋放出的二氧化氮和惡臭氣體,容易污染環境。”

  “還有這麼多麻煩啊”王警官壓根听不懂顧晨在說些什麼,畢竟這些已經超出自己的認知大綱了。

  顧晨卻是微微點頭,繼續說道︰“沒錯,是挺麻煩的,這也是弊端。”

  “而另外,傳統消解一般需要重復多次離心後再制片觀察,離心一次會損失約30的 藻,導致 藻提取回收率低。”

  “此外,傳統光學顯微鏡放大倍數有限,依靠人工尋找、分析工作強度大,且對于微型 藻,容易出現漏檢,或者無法準確鑒定其種屬的情況。”

  “但是 藻的特性,卻決定了它仍是溺死診斷的金標準,通過對 藻的分析,不僅可以對死亡原因有更直接的判斷,也可以指向可能的溺死地點。”

  “對,顧晨說的很好。”已經完成下一步檢測的劉法醫,手中進行著著各種操作,背對著大家道︰

  “正是因為傳統方式的檢測有很大弊端,所以攻堅克難改良技術才能凸顯成效。”

  “這點來說,羊城的同行們做的確實不錯。”

  “那麼,如何才能對現有的 藻檢驗手段進行升級改造,使之具備實用價值呢”

  “羊城的同行們,他們組建了一個由刑科所里的技術骨干組成的跨學科團隊,團隊成員除了有學法醫的,還有學材料學的,有學化學的,有學生物的。”

  “也正是因為有這樣一支多骨干人才的跨學科團隊,才能在消解組織,保留 藻的外殼,把 藻富集起來,以及過程防污染上有所突破。”

  回頭看了眼眾人,劉法醫深呼一口氣,淡笑著說道︰“人家為了做實驗研究,常常跟我們一樣,將實驗安排在夜里,安排在野外。”

  “因為我們做溺死的研究,不能引起社會的過多關注,更不能影響大家的日常生活。”

  “有時候他們會半夜到湖中做研究,最遠到了海邊,還調用環衛車,將湖水運回實驗室做研究。”

  “也正是因為有這種攻堅克難的精神,人家才經過逐項技術探索,將傳統的強酸消解,到離心富集,到光鏡檢驗法,一直升級為微波消解,到濾膜富集,到掃描電鏡法。”

  “如此一來,就能將處理 藻的時間縮短整整四分之三,而 藻的陽性率,也從28提升到97,這可是一個質的飛躍。”

  “沒錯。”顧晨微微一笑,繼續補充劉法醫的說辭︰“其實使用微波消解的方法,代替傳統的強酸消解,縮短了處理時間,降低了對于環境的污染,而且速度又快,消解效果又徹底。”

  “而使用濾膜過濾,不僅代替了傳統的離心處理,極大地提高了 藻提取回收率。”

  “而且這個濾膜上的濾孔直徑,僅為045微米。”

  看了眼眾人,顧晨刻意提醒道︰“各位請注意,是僅為045微米,這可是足以攔得下自然界中的 藻。”

  “而且使用電子顯微鏡,代替傳統的光學顯微鏡。”

  盧薇薇聞言默默點頭,問顧晨︰“我知道電子顯微鏡的檢測效果要遠高于傳統光學顯微鏡。”

  “但是顧師弟,你能不能給出一個具體的對比,讓我們有更直觀的理解。”

  “咳咳。”面對盧薇薇的好奇,顧晨干咳兩聲,也是調整語氣道︰

  “那我就這麼跟你說吧,傳統光鏡檢測,放大倍率僅為400倍左右,還需要人眼進行識別。”

  “而電子顯微鏡則可以進行自動掃描,又快又準,容易實現自動化。”

  “光就技術而已,兩者就不在一個層面上。”

  “原來是這樣,那豈不是更加簡單準確”盧薇薇右手板著左手手指道︰“自動掃描,又快又準,容易實現自動化,那隨便一個人也可以上手了。”

  “對呀。”劉法醫對著盧薇薇笑孜孜道︰“可好巧不巧,我們實驗室就有一台,所以檢測起來並不復雜,關鍵是人家羊城的同行給我們鋪好了道路。”

  “是呀。”顧晨走到一台電子顯微鏡旁,也是不由分說道︰

  “我記得羊城的科研團隊,對科學儀器和科學方法的一系列研究成效顯著。”

  “而且他們還在國際頂級法醫學期刊上,發表了多篇論文,還連續多年被邀請參加國際法庭科學大會作學術報告。”

  “此外,他們還收獲了4項發明專利,3項實用新型專利。”

  “嘿嘿。”劉法醫聞言,也是羨慕不已道︰“他們主要是有骨干力量組成的夸學科專業團隊。”

  “其實這個課題,我在多年前也立項研究的想法,可當時資歷不高,又不太會人情世故,要想找這一支骨干跨學科團隊成員,那根本就是天方夜譚。”

  “而且就算我有跨學科團隊成員,而且各個都是骨干,但是科研資金不到位的話,這項課題也很難有所作為。”

  似乎是抱著遺憾,劉法醫在听完顧晨夸贊羊城的同行後,也是深呼一口氣,努力平復下心情。

  大家似乎都感受到了劉法醫的無奈,只能相互看看彼此,並不敢做聲。

  劉法醫瞥了眼身後的眾人,忽然噗嗤一笑自嘲著笑道︰“其實要完成這種重大課題,不光是人才的投入,還需要資金的投入,軟硬件設備的投入。”

  “而且即便你組建了專業跨學科團隊,也需要花費數年時間做反復論證研究,最終還不一定能取得成果。”

  “所以,取得升級檢測方案,不光是需要看團隊的能力,有時候也得看上頭的決心,看他們是否願意高投入,將資源傾斜到科研項目上。”

  “而科研項目,往往又是最費錢的,可比不上房地產倒買倒賣來錢快,也並不能很快出業績。”

  “如果上頭主管領導有耐心還好,就怕領導更替,項目的後續自己會被砍掉用于其他支出。”

  “反正啊,要立項一個科研項目,真的沒那麼簡單。”

  “雖然現在我已經不是當年的菜鳥新人,也有跟上頭領導提出建議,並且能獲得不少科研資金。”

  “但是技術總是在不斷革新,你當初不做,就會被更願意做的人率先完成。”

  “所以人家現在已經將這些課題給做了,而且還升級了檢測方案,對新技術進行了廣泛推廣。”

  “我們現在所用的這套檢測方案,就是基于人家的成果上。”

  “劉法醫,你也別灰心啊。”見劉法醫有些感慨,盧薇薇趕緊過來安慰道︰

  “即便 藻檢測項目,被人家率先出成果,但我們還可以在其他領域取得突破啊。”

  “呵呵。”見盧薇薇如此天真,法醫助理高川楓不由干笑兩聲,也是語帶調侃的道︰

  “我說盧薇薇,你以為科研立項這麼好操作我就告訴你吧,這些年,這些所謂的精英同行們,可都沒閑著。”

  “凡是好操作,易于出成果的科研項目,基本都被人家做過了,現階段要想再找一些新興領域的科研項目,那可謂是難上加難。”

  “沒有幾個像樣的高標準實驗室做基礎,你去做給我看看”

  盧薇薇一呆,也是弱弱的道︰“好吧好吧,我也就隨便說說,搞科研這方面,我還真不在行,不過顧師弟倒是可以幫幫忙。”

  顧晨聞言,也是默默點頭︰“沒錯,如果有什麼用得上我顧晨的地方,在不影響工作的情況下,我還是願意幫忙的,畢竟我也需要學習啊。”

  “哈哈。”听著顧晨說自己也要學習,劉法醫當場笑出聲道︰“也就你顧晨有這份熱情,也不枉費我們市局技術科,每次都給你優先做檢測。”

  看著面前的電子顯微鏡,劉法醫也是感慨道︰“新的技術倒是有了,但是在當初,所需的設備成本過高,像微波和掃描電鏡成本就很高,不是每個公安單位,尤其是基層單位能承擔得起的。”

  “所以說,為什麼羊城的同行厲害呢,因為他們也幫我們想到了。”

  “為此,他們還專門考慮過質優價廉的普及方案。”

  “您是指勒福特王水”顧晨問。

  劉法醫狠狠點頭︰“對,就是勒福特王水,想不到你顧晨連這個也知道”

  “略懂一些,但也只是理解皮毛。”顧晨其實對這項技術比較了解,在一些科研雜志上,甚至還做過專門的讀書筆記。

  但是顧晨不會表現的太過清高,只是謙虛的表示自己知道些皮毛,將勒福特王水的解釋權交還給劉法醫。

  劉法醫也是順勢點頭,不由分說道︰“因為微波消解儀成本高,所以就發明了勒福特王水,也就是三份硝酸與一份鹽酸的混合物消解法。”

  “效果是優于傳統強酸的消解,具有簡單、高效、定性定量分析準確的特點,且成本低廉,操作簡單,實用性也很強。”

  看著自己面前的電子顯微鏡,劉法醫又笑了︰“電子顯微鏡的成本也很高啊,所以我們羊城的同行們,就想辦法,讓過濾的濾膜透明化,使得可以通過光學顯微鏡進行觀察。”

  “而且為了填補對于 藻的研究空白,他們還收集了全國各地的水樣,對其中 藻成分進行觀察、分類,將國內 藻的研究系統化。”

  “就這點來說,人家可是真拼啊,能拿到這麼大榮譽,那是理所當然,我們也不用去嫉妒。”

  “那倒是,一分耕耘一分收獲嘛。”盧薇薇也是隨口一說,只感覺這種科研太繁瑣,可不是一般科研團隊可以操作的。

  劉法醫笑孜孜道︰“羊城市刑科所研發的多聯真空 藻富集設備及耗材,都實現了產業轉化,被公安部列入省級公安機關必配裝備。”

  “目前來說,羊城的刑科所,已舉辦培訓班多次,也吸引了全國各地的同行前來參加學習,並協助多個省市建立了 藻檢驗實驗室。”

  “不僅如此,還為全國檢驗了一系列的疑難案件,均得到明確結論,對案事件的定性、處置和訴訟發揮了關鍵作用。”

  “而且人家最關鍵的是無論是協助檢驗還是前來學習,他們都分文不收。”

  “分文不收”听到這里時,王警官也震驚了︰“所以這就是格局啊。”

  “可不是嘛。”劉法醫也是笑孜孜道︰“人家能為大家解決問題,那是人家最開心的事情。”

  “而且研發了這項技術後,粵省水中尸體信訪案件,從過去每年十幾宗到幾宗,到現在近3年來都沒有信訪案件,這也是法醫 藻檢驗新方法產生的社會效益。”

  “至于最近,他們在羊城那邊,又要開一個培訓班,幫助培訓全國各地的檢測人員,熟練掌握最新的 藻檢測技術。”

  “我也準備挑選一支團隊去參加,就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興趣”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