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06章 何颂篇-有种深情与风月无关110全书完

作者:叶青青字数:4678更新时间:2020-02-14 18:26:23
  “他和我解除了婚约,搁置了一年的婚约,他终于还是等到了你。”

  洛雨彤顿住,何颂在等她?这些年,他在等她?

  “医大毕业那年,我看见何颂站在台上给后辈讲话,我一眼就认定他,并暗下决心,日后非他不嫁,可他从来心高气傲,终于等到他对我说他想找个女朋友,然后将我带回家,却是为了赶你走,让你死心,让他妈妈宽心,”

  章展芸自顾自的说起来,“后来,你死了,我以为我能得到他了,可是,这三年,我想陪他,可他宁愿孤独都不肯接受,你和一个傻子有了孩子,他却还把你和孩子捧成宝,洛雨彤,我输得心服口服。”

  直到章展芸走了,洛雨彤还在咀嚼着她的话。

  洛雨彤拿出手机来,给何颂拨通,何颂接起电话,洛雨彤在电话里说:“何颂,有句话,你回来,我告诉你。”

  “说吧,我听着。”何颂的声音颓败。

  “不,我要当面对你说。”洛雨彤说。

  “我在羽鹤家,没事,你放心吧。”何颂以为洛雨彤担心他,就说:“我待一会儿就会回去。你别担心我。”

  “何颂,回来。”洛雨彤说完就挂了电话。

  何颂看着电话叹息,乔羽鹤收了何颂手里的酒杯,“你回去听听她说什么?”

  何颂苦笑了一声。

  “何颂,你没有去验验孩子和你的DNA吗?”

  何颂摇摇头,“我想过,但我不敢。”

  乔羽鹤拉着何颂起来,“那就去面对吧。”

  不久,何颂真的挺好的回来了。洛雨彤走到何颂的面前,她抱住何颂,“我心疼你。”

  “什么?”何颂拍了一下他的背。

  “何颂。”洛雨彤在何颂的怀里蹭了一下,仿佛要钻进何颂的身体里,“我只关心你。”

  何颂愣住。

  “何颂,孩子是你的。”

  “……你说什么?”何颂顿住。

  “何颂,小宝是你的。”洛雨彤抱紧何颂,仿佛怕失去何颂一般告诉何颂,“我在服务员发现自己怀孕了,就打算回来告诉你这件事,可是遇上沙尘暴,又有泥石流,把服务区都要淹没了,我被冲下山,是山柱把我背回去,后来我在他家养伤,伤好后听说我坐的那辆车毁了,你和我哥都以为我死了,我就没有勇气回去了,”

  “那……”

  “山柱傻的没有三岁孩子智商高,你也是!”

  何颂的眉眼松开!

  “何颂,我自始至终都是你的,你一个人的!”

  ……

  何颂捋着洛雨彤额前的碎发,“雨彤,我们再生一个女儿吧,像你一样善良,我也想照顾你,生产一个女儿。”

  洛雨彤一下僵住。

  “怎么了?”何颂坐起来。

  “何颂,我生不了了。”洛雨彤抹了一下眼泪,背过身去,“我生小宝时难产,李奶奶家没有钱,小宝是在李奶奶家的破炕上出生的,是李奶奶救了我们的母子的命,我再不能生了。”

  “雨彤。”何颂抱住洛雨彤。

  ——

  何颂和洛雨彤下楼的时候,小宝在院子的草坪里和佣人玩,看见他们过来,何颂走过去,小宝拿着一个玩具给何颂看,“叔叔,你会玩这个吗?”

  “小宝。”何颂抱起小宝,将头埋在小宝的身上,喃喃的说:“我的儿子。”

  何颂的话像对小宝说的,更像对自己说的。

  许是何颂的动作将小宝吓到了,小宝看向洛雨彤,将小手伸向洛雨彤,诺诺的叫了一声:“妈妈。”

  洛雨彤从何颂的怀里接过小宝,对小宝说:“小宝不是想知道爸爸是谁吗?抱着你的就是爸爸。”

  小宝却转过身,紧紧的抱紧洛雨彤,这回没有叫妈妈也没有叫爸爸。

  何颂难过的皱起眉来。

  “小宝,”洛雨彤拍了拍小宝的背,“爸爸不好吗?你不是一直想要个爸爸吗?”

  “雨彤,”何颂给洛雨彤摇摇头,对洛雨彤说:“慢慢来,之前是我做的不好,我会让慢慢让他接受我的。”

  第二天,何颂一早对洛雨彤说:“雨彤,今天,我带你和小宝去祭拜妈妈。”

  洛雨彤看着何颂,“我昨天带小宝去过了。”

  何颂穿衣服的手一顿,看着洛雨彤又说:“今天再去一趟,我带着你们。”

  洛雨彤走到何颂的身边,给何颂将领带打好,她看了一下,苦笑一声说:“还不如你打的好,我不会打领带。”

  洛雨彤刚要给何颂解开她打好的领带,何颂一把将她的手攥紧,“第一次有女人给我打领带,这个女人是老婆打的,我不敢说不好。”

  “老婆。”洛雨彤心中微微一顿,这个词何颂曾经用过一次,也是在她的身上。真好听。

  何颂驾车,路上买了两束鲜花,都是康乃馨,何颂带着洛雨彤和小宝,先去了他父母的墓碑,他将鲜花放在父母的墓碑前,给父母鞠躬后,搂过洛雨彤对父母的墓碑说:“爸,妈,我带你们的儿媳妇和孙子来看你们了。”

  洛雨彤的眼眶一下子就潮湿了。

  “雨彤,叫爸妈。”何颂侧眸看向洛雨彤。

  洛雨彤点了一下头,给墓碑上的何敬庭和纪文芳鞠躬,她的眼泪一直在落,“爸,妈,我会好好爱何颂的。”洛雨彤拉过小宝,对墓碑上何敬庭和纪文芳的照片说:“爸妈,这是你们的孙子。”

  “爸妈,以后我们一家会经常来看您们的。”

  从何敬庭和纪文芳的墓园出来,何颂又带着洛雨彤和小宝去祭拜洛青山夫妇。

  一进墓园,洛雨彤的脚就发软,三年,她在最难的时候,经常会梦到父母,可不见他们的时间太久了,以至于后来久到她快忘记了他们的模样。

  何颂将鲜花放在洛青山夫妇的墓碑前,深深的鞠躬,“爸,妈,我爸妈已经同意我娶雨彤了,我今天来给您们二老下聘。”

  洛雨彤看过去,何颂抱起小宝,搂住洛雨彤,对墓碑上的两张照片说:“我的聘礼是我这一生的承诺,我会把这一生的爱全部给了雨彤和小宝,绝无二心。”

  ——

  这天,何颂下班回来,一进院子就看见小宝和佣人在外面草坪上玩,不等司机为他打开车门,他就下来车,他拿着给小宝买的玩具朝小宝走过去,“小宝,玩什么呢?”

  小宝停下来看着何颂,何颂将手中拿着玩具递给小宝,在小宝的头上轻轻的抚摩了一下就往屋里走去。

  “爸爸。”

  何颂的脚步顿下来。何颂回头。

  小宝就拿着玩具朝他走过来,“爸爸。”

  “……”何颂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他蹲下身,用力点头,“哎。”

  “爸爸,我可以进屋里玩吗?”

  “……”何颂有些愣住,小宝叫他是因为想进屋里玩?并非真心?

  何颂站起来,还是那么轻柔的在小宝的头摸了一下,“你妈妈说不让,我也没办法,我不敢反对她。”

  何颂转身抬步,看似决绝的走了,可却是一路笑着回到屋里的。

  屋里,门口摆着几个高档箱子,何颂满意的看着飞奔上楼。

  推开房门,地上一件婚纱赫然摆在那里,简直漂亮的无法形容,何颂走过去,这婚纱是何雅一早设计好的,后来他们以为洛雨彤死了,何颂就将这件婚纱做出来一直在法国没有运回来,洛雨彤回来的那天,他就让法国那边起运了,今天终于回来了。

  “雨彤。”何颂这才发现洛雨彤不在屋里,他即可想见到洛雨彤穿上婚纱的样子,他转身出去,门口,何颂和洛雨彤撞在一起。

  “何颂,你回来了。”洛雨彤说。

  何颂顿住。

  “怎么了?”洛雨彤问他。

  “雨彤。”何颂紧紧的抱住洛雨彤,“雨彤,以后,别问我这句话。”

  “怎么了?”洛雨彤不解。

  “我怕一睁眼,你不在我身边。”何颂说着将洛雨彤抱的更紧。

  “好,我不说。”洛雨彤拍着何颂的背。

  听到洛雨彤的肯定句,何颂这才松开洛雨彤,拉着她走到浑身面前,“你快穿上,给我看看。”

  洛雨彤笑着点头。

  换上浑身,何颂看的简直眼睛不会转动,洛雨彤羞涩的对何颂说:“好看吗?”

  何颂点头,看着洛雨彤的眼睛都要滴血了。

  洛雨彤发现到危机,她连忙后退,提醒何颂道:“何颂,这件婚纱是何雅给我心意,你别乱来!”

  洛雨彤说着发现何颂已经如同一直野兽无法控制便提着婚纱就跑,“等我换下再……啊!”

  事后。

  何颂捏着洛雨彤一缕发丝在指尖满意的玩着。

  洛雨彤却心疼婚纱,“何颂,你太过分了。”

  “让何雅再给你设计一件。”何颂无所谓的说。

  洛雨彤回头看着何颂,嘟起小嘴,“那得什么时候。”

  这话说出来后,洛雨彤和何颂都愣了一下,洛雨彤连忙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唔。”

  何颂吻玩洛雨彤,起身就打电话。

  洛雨彤听见何颂对着电话说:“之前让你们做的那件婚纱,一星期之内,再给我重新做一件马上空运回来!”

  洛雨彤坐在那里咬着唇看着何颂。

  何颂放下手机坐在洛雨彤身边,将他扯坏的婚事丢到一边,对洛雨彤说:“雨彤,刚才,小宝叫我爸爸了。”

  “是吗?太好了。”洛雨彤也很高兴。

  可是何颂却垂下脸,“他好像是为了回屋里玩才叫我的。”

  “你别答应他,他是看见屋里你弄回那些东西来,想回来搞破坏。”洛雨彤说完,看见何颂还是挺颓败的,便安慰何颂,“我再给你想办法。”

  “办法我会想。”何颂捏着洛雨彤的小脸,“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就不让他回来?”

  说到这里,何颂又替小宝和洛雨彤求情,“你就让他回来玩吧。”

  “不行,他太淘气了,把整个屋里弄的乱七八糟,小雅回来会生气的。”

  何颂和洛雨彤走下楼的时候,看见小宝在屋里玩,地上堆成小山,就连何颂带回的几个盒子都给拆了。

  “小宝!谁让你回来的?谁让你把这些拆了的?”盒子里都是何颂给她准备的结婚用的。

  “是我。”何雅从洗手间里出来,手里拿着两个灌满水的水枪。

  “小雅?!”洛雨彤惊道。

  何颂蹙眉,“这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没有一点儿动静?”

  何雅剜了一眼何颂,她回来时刻意在院子里按了好几下喇叭,可是人家楼上窗帘拉着,窗户紧闭,根本一副与外界隔绝的状态。

  “小宝,来姑姑和你玩。”何雅将一个水枪递给小宝,说着就和小宝在屋里打起水枪来。

  “小雅,小雅,停下来,小宝。”洛雨彤急着过去制止。

  说着不停,洛雨彤干脆抢了小宝的水枪。

  何雅看着洛雨彤,垂下眸子,“洛雨彤,对不起……”

  “我,我……”洛雨彤蠕动了好几次嘴角没有说出什么来。

  “洛雨彤。”何雅走到洛雨彤的身边,抹了一把眼泪,“我是不是给你留下阴影了?”

  “啊?”洛雨彤顿了一下,“没有。”

  “爸爸,”小宝突然叫了一声,将何雅的水枪给了何颂,“爸爸,你和我玩。”

  何颂看向洛雨彤,一副左右为难,该给儿子树威信?还是继续怕老婆?

  ——

  黄昏时,小宝去洗澡睡觉了,没有人陪何雅玩了。

  何雅坐在他家花园里,落日那一缕余晖洒在何雅的身上,显得有些唯美,却又有几分萧条。

  “小雅。”

  何雅猛然回头,看见杰西站在身后,她慢慢的站起来,觉得自己眼睛看到的不真实,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然而,杰西的声音又传来,“十几年前,你在这里对我说,以后会陪我,你忘了吗?都到了以后了,你还愿不愿陪我?”

  何雅的神情顿住,她不是在想怎么回答杰西,而是在想,杰西的嘴唇刚才动了,他的眼睛眨了,这个到底是不是幻觉?

  杰西走进何雅,“你说的我当真了,我不管,你得陪我。”杰西说着,俯身吻上何雅的唇。

  何雅闭上眼睛,她从有意识的想,到无意识的附和杰西。最后她抓着杰西的胳膊。

  杰西满意的抬起眼看她。

  可何雅一副木然的问杰西,“杰西,你是真的来找我了。”

  杰西再俯身给了何雅一个绵长的吻。

  杰西再次吻完时,何雅又问杰西,“杰西,如果洛雨彤不回来,如果她真的死了,你不是也永远不会原谅我?”

  杰西再次俯身,这次吻的很凶,就像将何雅吃进他的肚子里一般。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